字号:   

        六月雨恋荔枝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2-07-12

        南国六月荔枝丹,

        颔首雨后露珠颜。

        不见长安妃子笑,

        难得山林半日缘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昨夜骤雨洗净炎暑,今早浓云虽不见消散,但已是难得的好天气,细雨时急时缓,空气清新,习风温润,令人心旷神怡,恰是出游好时节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一行数人,以车代步,往西丽果园。身为岭南客,对鲜果荔枝的第一印象源于杜牧之的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。《新唐书》载:“妃嗜荔枝,必欲生致之,乃置驿传送,走数千里,味未变已至京师。”此南国之果竟能让倾国妃子爱嗜不已,为博妃子一笑,唐明皇命人千里送荔枝。妃子笑矣,大国倾覆。唐朝逝去千年,而荔枝得一佳名—妃子笑,流传至今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不多时,有微微果香入鼻,西丽果园已于眼前。满山的荔枝林,在雨后显得格外青翠,其中隐现出点点红颜,有带着淡淡桂花香的桂味,有饱满鲜泽的糯米糍,串串微垂,略带水珠,尤显娇嫩。信手摘了一颗,剥皮入口,鲜嫩柔滑,甜爽生津,顿有清香沁入五脏六腑。“绛雪艳浮红锦烂,玉壶光莹水晶寒”,难怪杨贵妃对荔枝钟爱有加,也难怪苏轼作出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慨叹。然则,杨贵妃能食千里之外荔枝,但荔枝“一日而色变,二日而香变,三日而味变,四五日外,色香味尽去矣”,纵皇恩浩荡,有良驹日行千里,却不如我等尽享即食之新鲜;而苏子瞻的慨叹更多地透露出不得志的愤懑与避世草野的无奈,亦不如我等随性游玩之愉悦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谈笑间,急雨不期而至,众人三三两两聚于伞下,有调皮的,伸出舌头去舔尝垂落眼前的荔枝,引来笑声一片,和着雨打荔枝声,响彻山野,萦绕不绝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六月雨,恋荔枝,想必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娘娘也难求这雨中采撷之趣吧……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多彩清溢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